新浪微博

特色企业申请报道

友情链接申请

投稿

订阅

订阅

网站地图

分红China QR码

2019年二月
« 九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  

精品视频

百度腾讯竞争中国互联网一哥,市值百度暂时领先
百度腾讯竞争中国互联网一哥,市值百度暂时领先

IDC:中国公共云计算的运营方式变得更加多样化
IDC:中国公共云计算的运营方式变得更加多样化

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系列分析之三:艺龙旅行网
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系列分析之三:艺龙旅行网

康师傅宝洁等集体提价
康师傅宝洁等集体提价

为何股市投资这个行业多数人都不适合自身参与?
为何股市投资这个行业多数人都不适合自身参与?

全球洋酒巨头完成水井坊收购
全球洋酒巨头完成水井坊收购

豆浆机行业又有一上市公司苏泊尔加入
豆浆机行业又有一上市公司苏泊尔加入

沈阳机床盈利能力与规模扩张不成比例
沈阳机床盈利能力与规模扩张不成比例

ipad应用程序背后的故事
ipad应用程序背后的故事

居安思危,金蝶软件自我转型求发展
居安思危,金蝶软件自我转型求发展

iPhone最酷的电子名片分享应用CardFlick
iPhone最酷的电子名片分享应用CardFlick

国内语言识别领域领先的科大讯飞(SZ002230)
国内语言识别领域领先的科大讯飞(SZ002230)

青岛海尔(600690.SH)18.8亿购集团旗下资产
青岛海尔(600690.SH)18.8亿购集团旗下资产

马云z终于拿下支付宝控制权,阿里巴巴下一步是雅虎?
马云z终于拿下支付宝控制权,阿里巴巴下一步是雅虎?

霸王集团(01338.HK)产品线的延伸和扩张的难度
霸王集团(01338.HK)产品线的延伸和扩张的难度

iPhone实时翻译应用Vocre 实现彻底突破语言交流的障碍
iPhone实时翻译应用Vocre 实现彻底突破语言交流的障碍

国内电子科技科技类公司扫描之富士康
国内电子科技科技类公司扫描之富士康

伊利的举报门事件导致股价的大幅波动
伊利的举报门事件导致股价的大幅波动

比亚迪准备过会,H股回归A股序幕自此正式拉开
比亚迪准备过会,H股回归A股序幕自此正式拉开

国内A股市场投资者常见的错误
国内A股市场投资者常见的错误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一:中视传媒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一:中视传媒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新传媒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二:土豆网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新传媒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二:土豆网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六:凤凰卫视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六:凤凰卫视

漫步者登录的资本市场后,进一步拉开与同行差距
漫步者登录的资本市场后,进一步拉开与同行差距

5月新股发行市盈率环比继续下降超三成
5月新股发行市盈率环比继续下降超三成

港股内房代理公司合富辉煌介绍
港股内房代理公司合富辉煌介绍

超大现代被疑财务不透明,股价急跌20%
超大现代被疑财务不透明,股价急跌20%

2012年末已倒闭的电子商务网站盘点
2012年末已倒闭的电子商务网站盘点

小肥羊总裁卢文兵谈创新型企业的四大问题
小肥羊总裁卢文兵谈创新型企业的四大问题

新浪微博独立域名上线有传要分拆上市
新浪微博独立域名上线有传要分拆上市

奥普集团控股业绩增长放缓背后原因
奥普集团控股业绩增长放缓背后原因

陈国生短线操纵市场案受到中国证监会查处
陈国生短线操纵市场案受到中国证监会查处

Japanese car sales boom in China
Japanese car sales boom in China

TVB的股权变更受到世人瞩目 40年邵逸夫时代正式结束
TVB的股权变更受到世人瞩目 40年邵逸夫时代正式结束

雀巢26亿美元洽购徐福记
雀巢26亿美元洽购徐福记

东阿阿胶应用物联网技术建驴皮溯源平台
东阿阿胶应用物联网技术建驴皮溯源平台

中国旅游行业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一
中国旅游行业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一

iPhone4 vs Samsung Galaxy S2第三集
iPhone4 vs Samsung Galaxy S2第三集

服装行业的新电子商务模式走秀网
服装行业的新电子商务模式走秀网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十:中青宝
中国文化传媒行业影视制作类上市公司系列分析之十:中青宝

证监会首度详解黑庄如何操纵股票
证监会首度详解黑庄如何操纵股票

手机语聊用米聊,用户已过百万
手机语聊用米聊,用户已过百万

艺术品股票暴涨:50多亿炒作 最高涨幅超16倍

仅30个交易日,单个作品最高市值已超1亿元;50多亿巨额资金疯狂涌入10个上市艺术品种(其中九幅画作)接连涨停;疑似庄家的魅影频频显现;大股东的开发商身份;监管缺位,谁将成为最后的买单人?

华商报记者赶赴开市不足两月的天津文交所寻求答案

全国投资者拥至客服电话24小时难打入

3月17日,初春的天津气温并不高,但王命达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站在西康路赛顿中心C座9层的电梯口已有3个多小时,他正口干舌燥地向围在四周的人不停地解释着。

王命达是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天津文交所)市场部负责人,月初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要接待几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不停回答各种疑问。

“我们全家4口人都开了户,账上有200多万呢,可银行说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交易。”来自山东烟台的丁女士急得直跺脚,“等到我能交易了,还不知道要涨到多高呢。”丁女士从1992年开始炒股,但今年行情不景气,就把资金全部从股市撤出来。“前几天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天津文交所的产品交易信息,一看简直都涨疯了,就想着赶紧开户,早点交易。”


丁女士称交易所的客服电话24小时无人接听,于是3月17日她专程从烟台来到天津,想实地看一看。“客服打不通没法咨询,单凭一个网页就去开户,让人觉得很不踏实。”

几位来自天津本地及河北、江苏的投资者也都摇头叹气。“现在投资渠道太少了,好不容易看到这么个好品种,但一时半会儿进不去,你说急人不急人?”一位姓万的天津口音老年男子摊开双手抱怨着。

除了急于入市的交易者,天津文交所外还云集了各地媒体记者,但都被拒之门外。“我们刚成立不久,只有三四十个工作人员,事情很多。”对于客服电话无法打通一事,王命达解释说,“咨询的人太多,各样问题都有,一解释就要老半天,别人肯定打不通了。”

记者在此逗留了3个多小时,直到离开,依然看到有投资者不断到来。

1000变17000作品市值已超齐白石画作

这一切都缘于市场超乎寻常的火爆交易和极具诱惑力的赚钱效应。

从1月26日鸣锣开业起,天津文交所在短短不到两个月、共30个交易日里,不断刷新着涨幅纪录——截至3月18日,最早上市的两个艺术品涨幅均已超过1600%。

如果用股票市场的盈利来对比,这里到处都是黑马、“妖股”。以首批上市的《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为例,截至3月16日,《黄河咆啸》的收盘价高达 17.16元,《燕塞秋》则为17.07元。相比每股1元的申购价,30个交易日涨幅均已超1600%。以3月16日的收盘价计算,市值则分别高达 1.03亿元和8535万元,而这两个品种上市之初的估价分别为600万元和500万元,

这样的市值已经刷新了中国书画市场的交易纪录——2009年11月的北京保利秋拍中,齐白石十三开册页的《可惜无声》以9520万元成交,是截至当时国内成交价最高的书画作品。而上述两个交易品种中任何一个的市值,都已足够买到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的精品画作。“简直是涨疯了!”来自天津的投资者万先生表示。按照天津文交所的规定,投资者购买一手的份额为1000股。如果投资者申购到这两只份额中任何一只,哪怕只有一手,不到两个月,就会变成17000多元。

疯狂仍在上演。3月11日第二批上市了8个品种(7幅画、一枚钻石)——截至3月18日,6个交易日内全部无量涨停。其发行价均为1元/股,6个交易日后,均以4.34元收盘,涨幅均达到334%。

按照天津文交所公布的数据,1月26日首批发行上市的两个品种,参与申购的资金池仅为2000多万。而3月11日,天津文交所公布第二批次8个“艺术品新股”的中签率,按照发行5300万份,平均中签率2.5%来计算,约有21亿资金进行申购。从2000万到21亿,只用了短短一个多月。

更多没有申购成功的资金,正在等待打开涨停后买入。根据天津文交所公布的数字,以3月17日8件产品涨停价3.77元/份计算,试图购买这8件艺术品的资金量超过56.35亿元。另有少量资金在非涨停价位试图买入,加上这些资金,涌入文交所的资金已接近60亿元。

王命达此前曾向媒体透露,目前全国已有5万多人开户。更多的人则想知道自己何时能参与进来。

这一幕与20多年前证券市场上“老八股”的疯狂何其相似。作为一名有着近20年股龄的老股民,丁女士禁不住感慨万分,并焦急地打听:“第三批什么时候开始申购啊?”

白庚延是谁

交易作品均出自他手

记者查阅天津文交所官网得知,目前天津文交所上市的所有书画作品均来自于同一名作者——白庚延。

白庚延是谁?公开资料显示,师从天津名家王颂余的白庚延曾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中国书画研究会会长、天津美术学院副教授。2007年11月 15日,白庚延辞世。根据雅昌艺术网历年的成交记录显示,白庚延的656件总拍品中,流拍率达50%,总成交金额为2019.8万元。如果按照每平方尺的成交价格这一标准来考量,实际上,在2010年前,白庚延作品的成交价几乎都在每平方尺2万元以下徘徊,成交价最低时每平方尺不足200元。

不过到2010年秋拍时,白庚延画作意外暴涨。而《黄河咆啸》和《燕塞秋》若以15日中午的“股份”总值8952万元和7420万元计算,每平方尺分别高达73万元和83万元!是什么让白庚延画作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价格陡增数十倍?又是什么力量让两幅画作在短短一个半月上涨近14倍?“如果在拍卖市场上,价格悬殊很大。”著名拍卖师、著名古书画鉴定专家左安平表示,在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艺术品画作,之所以出现大幅背离市场价格的行情,只能评价为“大家认为其未来估值潜力巨大”。不过,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界人士直言不讳地指出,这就是一个赌博!很多投资人并不了解画作的情况和市场价值,甚至连画是什么样都没看过,“这是非常盲目的”。

家魅影:大股东出身房产商

风险还是来了。记者统计发现,在开市以来的30个交易日里,《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两个艺术品的换手率超过40%的交易日均达到12天。这种蹊跷的、极其不正常的表现,让不少投资者感到恐慌。

连续大单申购封涨停股市坐庄手法出现

从3月10日开始,《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两个作品出现异动,连续大单申购,价格一路拉升,换手率一度高达98.71%。3月14日至16日的3 个交易日里,二者均开盘便封涨停板。第二批次上市的8个艺术品也是接连涨停。“这是典型的股票坐庄的行为。”投资者官先生告诉记者,“如果不加以预防和约束,当年在股市出现的庄家吕梁一事,难保不会重演。”

3月15日,天津文交所根据相关交易规则,认定《黄河咆啸》和《燕塞秋》属于异常波动,并发布临时停牌公告。

3月16日,天津文交所再发公告,认定两名投资人于3月10日至3月15日期间采取大量且连续申报等方式,造成上市交易的《黄河咆啸》、《燕塞秋》异常波动,扰乱了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并根据《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暂行规则》第196条之规定,予以警告:如仍有异常交易行为,文交所将暂停或限制其交易。

王命达告诉记者:“除了暂停或限制其交易,我们还会收取惩罚性佣金。”

当日,天津文交所对于第二批次上市的8个艺术品同样发出了“异常波动、临时停牌”的公告。

3月17日记者采访当天,该所对《黄河咆啸》和《燕塞秋》又发布特别停牌公告。一天后,再发公告,决定3月21日起,将非上市首日艺术品日价格涨跌幅度由原来的15%调整为10%。

而在3月9日,天津文交所已将开户条件由原来的5万元提高至50万元。“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需要一套完善的市场监管机制。”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由于上市艺术品盘子普遍较小,很容易被庄家操纵,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普通投资者。

文交所大股东是房产商“法人代表”称只是“经办人”

投资者的担心和怀疑,还缘自一个重要的因素——天津文交所大股东的身份。

3月18日,记者在天津市工商局查到,天津文交所为股份公司,注册资本1.35亿元,但实际出资额为4720万元。资料上还显示,天津文交所三大股东中,持股40.74%的大股东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民营企业,二股东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企业性质不明,三股东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国有企业,是开发建设于家堡金融区的主体公司。且前两大股东均以房地产业作为主营业务。

工商资料还显示,该所注册登记时的法人代表为陈玉,同时也是自然人股东之一,认缴出资额为1100万元,但实际出资额仅为385万元,出资比例为 8.15%。记者按照登记注册资料上的一个手机号码致电陈玉,但接电话的一名女子告诉记者,自己并非陈玉,只是一个经办人,也早已不在文交所工作。当记者问“陈玉到底是谁”时,对方以“一切事情去问文交所”为由,匆忙挂掉了电话。“既然是股份公司,肯定要以营利为目的,但如果哪一天公司亏损了,股东会不会撤资?到时候这个盘子由谁来接?投资者的损失谁来负责?”来自天津的万先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没有一套完善的运营、监管机制,显然是不行的。”

潜在风险:“艺术股票”谁监管或存被叫停风险

以两批次10个艺术品共计6400万元的发行价格计算,试图参与市场的资金量已达到发行份额的近100倍。疯狂的行情、潜在的庄家、大股东的开发商身份……太多问题考验着投资者的神经。

艺术品份额交易最大风险莫过于真伪,“拍卖行不保真”已是惯例。那么,“天津文交所发行上市的艺术品能否保证是真品?”面对记者的问题,文交所市场部工作人员王命达表示,所有上市作品都是由原持有人自己委托评估机构进行鉴定的。如《黄河咆啸》和《燕塞秋》,是由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和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天津分会进行“背对背”的评估、鉴定,“公信力没问题,作品应该是真的”。

“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是一家民间鉴定机构,公信力到底有多高?会不会受到利益的左右?”来自北京的投行人士官先生表达了担忧。还有“估价”的问题。官先生认为,“白庚延的画由五六百万元炒到将近一个亿,是不是值这么多钱,没人能确定。”

对于种种可能出现的风险,谁来履行监管职责?“我们的直接上级是天津市金融办。”王命达告诉记者。

3月18日,记者来到天津市金融服务办公室。金融办监管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负责此事的是一位姓赵的处长,但“人不在”。记者询问其他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这事是专事专管,其他人不了解情况。”当日下午,记者再次致电天津市金融办,被告知“赵处长还在开会,没回来”。

之前有媒体报道,天津市金融办有关负责人就监管机制问题表态时曾说,暂时不接受针对天津文交所监管问题的采访,理由是还处于探索阶段,不想引起外界的过多关注。

据天津文交所的资料显示,该所是天津市金融体制改革“先行先试”的重要创新,发展的是新兴的文化产业。

交易品也存在退市风险

作为类证券化上市,艺术品份额也存在退市问题。“退出机制有两种,一种是要约收购,一种是期满交割。”文交所工作人员王命达告诉记者。天津文交所的规则显示——当单个投资人持有的同一份额标的物的份额达到发行总量的67%时,触发要约收购。“问题是,现在所有上市品种的价格已经那么高了,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收购?”北京的官先生问道。“再这么涨下去,我肯定不会在二级市场上买卖,只参与申购了。”烟台的丁女士告诉记者。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暴跌,甚至可能跌破发行价。到时,谁将成为“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王命达也坦言:“这就是市场风险。”但他不愿多做评论。

“暴涨之后很可能就是暴跌,毕竟上市作品已经远远超出其本身价值。要是没有好的监管机制,如果等到真正崩盘那一天,天津文交所或许会被紧急叫停。”对于天津文交所的前途,一位网友如此评价。

值得关注的是,这种艺术品“股票”目前只能由交易所自行监管,证监会、地方金融办均没有实施管辖。有律师认为,份额化交易已经构成了实质性的股票交易,这需要国务院或证监会的批准,地方政府应无权擅自审批。天津文交所很可能存在被叫停的风险。

“是否会被叫停目前不好判定。”王命达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估计国家在出台监管措施时会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

原文地址: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